近日,-- >鲸鱼网< --,南京二十九中的学生家长向媒体反映,该校实行高三年级学生家长轮流替代老师进行监考,这一做法引起很大争议。除了监考之外,家长还反映,南京二十九中高三年级早自习和晚自习也需要家长值班,早自习期间家长在教室帮收作业、晚上七点到九点的晚自习家长需要看两个小时班。有的家庭父母没空,甚至由爷爷奶奶上阵。

按理说,教师监督考试、自习值班,都属于自身职务分内之事,也因此获取了对应的劳务报酬。既然如此,强迫要求家长们无偿“代劳”,便毫无道理可言;再者说,包括监考、早晚自习值班等教学类活动,原本都处于职能业务的范围,其需要一系列的职业训练、专业能力作为支撑。故而,动辄让不具备相关背景和经验的家长取而代之,本身也是草率而不负责任的。

家长们被胁迫着去学校“值班”,看似不可理喻,实则早就有迹可循。在现实中,学校与学生之间所存在的教育关系,往往会被泛化为一种无限度的“支配关系”,甚至于家长们都会有意无意地被裹挟其中。比如说,家长被要求参与到学生做作业过程中,而出现了“学生作业家长做”的怪现象;再比如说,在班级微信群中,家长们对老师言听计从,极尽谄媚献好之能事……凡此种种,都表明学校之于学生管束、教养的权力,已经外溢为某种过度的影响力与操控力。

而可以想见的是,之所以会形成学校对家长过度支配的局面,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家长们长久以来的默许与纵容。典型的中国式家长,很多时候会将子女教育的重视,体现为对学校、教师谨小慎微的服从。久而久之,某些学校的主政者,也就习惯于得寸进尺了。此番发生南京“让家长监考”的事情,必然是长时间铺垫和发酵的结果。

据校方回应,让家长替老师监考,是由家委会研究决定的做法。且不论这一说法真假如何,单说家委会是否有此权力,就可明白这事何其荒唐?既然此举涉及到所有家长的切身利益,那么注定就不能任由几个家委会成员代理决定,也不能简单套用所谓的“简单多数原则”。要知道,家委会的主要职能,还是在于调适家长与学校的关系,其主要体现为“为家长争取权利”而不是相反。

一言以蔽之,无论是摆出“开放式治校”的说辞,还是以家委会作为幌子,让家长替老师监考、值班的做法,终究难掩其侵犯权利的本质。蒋璟璟

让家长监考,是得寸进尺的“人身支配”

让高三家长监考是得寸进尺的“人身支配” 家长监考

www.cssce.com/edu/022619401H017.html